Q注定被RPS虐死

【瞳耀】Mr.Lovable II

庆贺小糊剧破3亿✿✿ヽ(°▽°)ノ✿

也庆贺人生第一次中奖!

【瞳耀】咱们结婚吧!

庆贺小糊剧破2!!!!!!奶妈好欣慰QAQ

照例掰扯几句~这个视频真的是剪得最顺手的一个!这歌是在想剪的时候一直出现在脑子里的,感觉太适合他俩了,算是彼此的救赎之类的……吧

试试庄宝和古风歌曲的兼容性┓( ´∀` )┏

【庄宝】花吐症(下)

       以想单独静静的借口送走了其他人,小宝看着掌心里洁白的花瓣。黎伟告诉他,这是昙花。只在夜里盛开,当完全绽放后很快就会枯萎。沉默的隐者,清冷,决绝,又让人忍不住的想去接近他,果然跟那个人,跟邵庄,很像。

       哎呀,终于还是承认自己对邵庄有着不一样的感情。但是又有什么用呢,且不说他不可能向邵庄表白。就算他说了,人邵庄还不一定喜欢他呢,也就更没有什么心意相通,两情相悦的接吻一说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小宝一直觉得邵庄这样的人,不会喜欢上另一个人。他太理智,对这个世界都像个旁观者,对任何人都保持着距离。但是在见过他与琳琅的相处后才发现,不是邵庄对人太过疏离,只是对他们而已。邵庄曾经对他说“君子之交淡如水”,也说过“天涯不同路”,所以小宝才让他走,才把自己心里那株叫“爱慕”的小芽给掐断。只是没想到,在他自己都快把“我对邵庄没感觉”这个谎言当真的时候,突然来个劳什子的花吐症,让他不得不承认,他对邵庄根本没放下过。

       其实小宝不是不怕死,在听见最多只能活三个月的时候,还是有些害怕和慌乱的。不过想到这些经历的事情,遇见的伙伴们,也算他这小半辈子没白活。

       敲门声打断了小宝感慨人生,安宁在门口看了小宝一会儿才往屋里走。

       “你喜欢的人是邵庄。”

       安宁还是一如既往地直接,小宝咧嘴苦笑,“你知道啊…”

       “之前只是怀疑,”安宁顿住,似乎是在想适当的措辞,“小宝,爱冒险和不服输是你的天性,邵庄对你来说,太有诱惑力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难怪之前邵庄说我们团队里面最不可或缺的人是你,一针见血啊安宁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那你现在怎么打算的,要去找邵庄吗?”

       “这个咳…咳咳…咳…我再咳咳…”更多的花瓣从小宝捂住嘴的指缝间漏出,小宝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,赶紧跑到浴室。

       安宁跟了进去,担忧地帮小宝顺着气。等小宝停止咳嗽后开口道:“小宝,你到底在怕什么,为什么每次一碰到感情,你就畏首畏尾。”

       是啊,他到底在怕什么?可能是从小到大老杨带着他四处行骗,就没安定下来的生活过。可能是骗子当久了,就不敢付出真心了。可能是他这辈子注定只能是个骗子,谁会愿意跟个骗子过一辈子。

       其实说到底,他怕的只是被拒绝,怕开口后回不到从前,怕自己会把一切都毁了。小宝没抬头,看着满池的花瓣。他没有顾虑了,现在只有两种结局,最好和最坏的结局,他应该要去争取一下了。


       邵庄看着坐在棋盘前的小宝,看得出他有些紧张,他勾起嘴角,觉得局促的小宝还挺可爱。这一年多以来,虽然他没有离开石家庄,但也没有跟小宝他们再见过面。偶尔回想起过往的几年,脑海中的小宝嬉笑怒骂,还真没有今天这么局促的时候,挺新鲜的。

       “我以为你已经不住这里了。”最后还是邵庄先开了口。

       “啊……对,我不住这里了,只是没事的时候过来看看,习惯了。”还是小宝深吸了几口气,完全不知道该怎么进入正题,而且在见到邵庄后,喉咙也开始痒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邵庄等着小宝说明来意,鼻间嗅到一股若有似无的清香,但是屋子里四下并没有摆放鲜花,“你有没有闻到花香?”说着向小宝的方向探了探身,“好像是昙花。”

       看着邵庄突然靠近,小宝呼吸一滞,下一秒就开始咳嗽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小宝想着,这下好了,也不用我再想引入的话题了。

       看着无数的花瓣从小宝嘴里涌出,饶是邵庄也楞了。

       “咳咳咳……邵半咳咳咳……半仙……”小宝猛地咳了两声,稍微止住咳嗽,抬头看向邵庄,“半仙,我病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等小宝止住咳嗽之后,邵庄伸手将他嘴角粘上的花瓣拈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还真是昙花。

       邵庄觉得自己知道小宝的来意了,手心里是白如羊脂的花瓣,眼前是因猛烈咳嗽而眼角泛红的小宝,以及他哑着嗓子的那句“半仙,我病了”,无一不在跟他揭示一个呼之欲出的答案。

       半天不见邵庄回应的小宝刚想再提醒一下的时候,只听得棋子散落,邵庄的唇便覆了上来。

       感受到唇上的温热,邵庄在心里叹气,一开始酒吧里的盛情相邀,到顶住众人压力拉他入伙,再到执行计划时的默契配合。期间小宝虽然有着不少次的试探,但他们彼此都是真诚相待。小宝希望他加入是真,他对他们所说也是真。是了,再回想起分别的那一晚,当时的对视……要怎么说,缱绻纠缠……自己明明是看懂了那双眼里的深情,只是不敢确定那是不是一时的冲动。当惯了旁观者,做惯了独善其身,自己身处局中时难免乱了阵脚,尤其对方还是个狡猾的小滑头,所以不敢上前,所以压抑自己的情感。

       “邵庄你干吗?”小宝震惊之后赶忙把邵庄推开,一个箭步冲到茶几旁,虽然他喜欢邵庄,虽然他得了花吐症,虽然花吐症唯一的治愈方法是接吻,但是!那得两情相悦啊!诶!等会儿……

       “救你。”邵庄起身,嘴角带笑的看着小宝,“这不是花吐症的唯一治愈方法吗?”

       “你知道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“花吐症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你知道解法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“接吻。”

       小宝被噎得说不出话,憋了半天:“……你怎么这么讨厌,就不能让我把话说完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我还知道你喜欢我。”邵庄走下地台,站立在小宝面前,伸手揽过眼前的小滑头,“巧了,我也喜欢你。”说完再次吻了上去。

       当小宝终于从邵庄在他口中强势攻城略地中回过神的时候,唯一的想法就是,这半仙有时候真的特讨人厌!


--------------------

这个结局和预想的差了不是一星半点啊,不过终于还是HE了

虽然网上昙花的话语是一瞬间的永恒什么什么的,不过我这里还是比较喜欢《恐怖宠物店》里的设定,好想见你一面

【庄宝】花吐症(上)

       宿醉后的第二天,总是难受到让人想死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小宝艰难的从床上爬起来,按着额角,眯瞪着眼摸索到浴室。用凉水浇了浇脸,脑袋胀痛的感觉减退了一些,只是嗓子还是不舒服。抬头看见镜子里憔悴的自己,身上还穿着昨晚忘记脱下,被睡皱的衬衣。

       昨天是冬冬和甜甜的婚礼,没想到团队里最爱拈花惹草的冬冬反而是第一个结婚的。

       大家自从上次一别,差不多一年没见了,这次要不是冬冬结婚,估计也都是见不着面的。

       酒席上聊着分别一年各自的生活,黎伟的学业,赵宁和安宁的旅行,冬冬两口子的小日子,包哥家小宝贝,以及小宝自己又宰了几只肥羊。唯独某位大隐隐于市的半仙没有多说,只是如从前一样嘴角含笑的看着他们聊天,偶尔陪着喝了几杯。问到琳琅怎么没跟着一起来,他也只说了句她有自己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小宝不禁在心里感叹,还是邵半仙的生活习惯好啊,昨晚好像后半夜他们还没散场就离开了。没有宿醉难受的他现在肯定又在泡茶了。

       想到茶,小宝感觉嗓子更加发干,咳嗽了起来。正想去冰箱里拿水来润润喉,咽喉的不适感突然加剧,剧烈的咳嗽让小宝不得不弯腰撑在洗脸池上干呕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当咳嗽终于停止的时候,小宝暗暗的鄙视自己酒量越来越差,顺便赌誓再也没有下一次。

       小宝拧开水龙头打算再洗洗脸,低头发现有些白色的东西留在排水口上面。

       “这什么玩意儿?不会是我吐出来的吧?”

       像是要验证他的想法一般,小宝又咳嗽了起来,几片白色的东西从他的嘴里飘出。

 

       “你这是花吐症。”

       看着黎伟一脸严肃,小宝笑道:“这还是种病呢,名字怎么这么奇怪?”

       “对啊,我就听说过花痴,花心,这花吐是个嘛玩意儿?”黎伟还没回答,冬冬也跟着插了句话。

       黎伟看了看屋里的众人,最后目光留在小宝身上,叹了口气,“花吐症最早是在日本被发现的一种……我也说不好到底算是疾病。得了花吐症的人,会感到胸口难受,咳嗽时会从口中吐出花瓣。”

       冬冬神奇的看着小宝:“小宝你牛X啊,还能吐花,你上辈子是花仙子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安宁制止了冬冬的打趣,担心地看向小宝,“冬冬你别打岔,这个病……会死人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这话出口,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小宝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小宝自己倒是没太在意安宁那句话,问道:“这病还挺严重,不过我想知道这病是咋得的,还能拯救一下吗。”

       黎伟和安宁对视了一眼,示意安宁来回答,自己拿过笔记本开始搜索着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“花吐症的起因是暗恋。因为无法说出口的暗恋而郁结成疾。”安宁说着,看向身边的赵宁,小宝喜欢过赵宁,她不知道赵宁会不会是小宝的病因。

       “卧槽,小宝你咋得了这么闷骚的病。”冬冬不可置信,“你暗恋的人是谁啊?赵宁?还是那个林小娴?”甜甜听了扯了下冬冬,赵宁也在呢。

       而赵宁只是笑着握上安宁的手。

       “哎呀冬哥,那都多少年前的事了。我对赵宁那是欣赏,绝对没有其他的。还有人林小娴,我也只是愧疚,愧疚而已。”小宝看着赵宁的动作,赶紧撇清。

       黎伟从电脑前抬起头,“小宝,你先别这么着急否定自己的感情。花吐症无药可医,唯一的痊愈方法……是你暗恋的那个人,你们心意相通,接吻之后就会痊愈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小宝咂舌,这到底是个什么鬼毛病啊。脑海中闪过一个人含笑的眉眼,又自嘲般的轻笑,那个人真是他的克星啊。

       “但是,”黎伟继续说道:“那个人不喜欢你的话,或者在三个月内没有爱上你。你会咳出更多的花瓣,直到花瓣堵住气管……”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大家七夕快乐啊!这种节日就是要割大腿肉来庆祝的。

花吐症这个梗虽然不科学,但是真的很有趣啊,口嫌体直神马的!

其实一开始预想的一发完结,写着写着就有点不受控制了,就想赶着七夕,于是先发个上吧,下篇最晚明天应该也能出来。